>

2016年6月 爭戰者的本質-唐崇榮牧師

爭戰者的本質唐崇榮牧師

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當上帝的道與我的生命發生關係的時候,我們的生命才真正有內容與意義。但我們信的道是人所不能接受的;世界恨我們,證明我們不屬於這個世界。我們要自己信這個道,堅守這個道,要愛這個道、傳講這個道。但是人不認為需要這個道,認為「這是我生活上不需要的」。

我第一次到菲律賓佈道,我有一個年老的親人說:「你可以不用來了,你根本不明白人需要什麼,你所講的道跟我們的生活完全沒有關係。」我說:「主若要我來,我就再來菲律賓。」後來我仍過去菲律賓幾次,他便信主了,因為他發現自己需要上帝的話。

這是永遠的真理、時代的信息,是歷世歷代不改變的真理,是時代需要的真理。但人不感到這是自己所需要的,這就是人類現今的問題。

蘇格拉底有智慧卻無權柄,許多君王有權柄卻無智慧。柏拉圖說:「若權柄與智慧沒有連接,世界一定動亂。」許多王娶漂亮卻無智慧的女子,因此生出愚昧的後代。因為許多女子看鏡子不看書,怎麼有智慧呢?印度哲學家總統講一句很重要的話:「 基督徒是平凡的人,但是他們有非常不平凡的信息。」世界的人聽我們講道沒有興趣,覺得沒有關係與需要,因此恨惡我們所傳講的道。我們要傳講重要的道給人聽,使人感受到這是重要的道,使人感到這是對他有幫助的;把非常不平凡的真理,使人發現這個真理真是不平凡。

許多人在教會講道聲音大得不得了,到世界卻沒有人要聽他講任何一句話。有一次我到聖保羅大教堂前,有人拉手風琴與提琴,另外一個人一直講道,這是在街上傳福音的人,像保羅在街上露天的地方傳道,像我年輕時做的工作。我站在那裡注意聽他們什麼,發現他們的方法沒有靠聖靈的能力,我用二十分鐘看有多少人去注意聽他講道。我發現沒有人注意聽他講道,人看了就用奇怪的眼光離開他。這就是傳道人嗎?這是向世界傳信息的人嗎?世界上的人無人要聽。

有一次我在等車,有一位六十多歲的老人也在等車,我問他:「先生,你在做什麼?」他說:「你在做什麼呢?」我說:「我在等車,你呢?」他說:「我也在等車。」他問我:「你這麼老了,有人要聽你講話嗎?」我說:「很多人聽我講話。 」他說:「居然有人要聽你講話?」我說:「你晚上跟我去,就知道有幾百人要聽我講話。」他說:「吹牛!這麼老了怎麼還可能有人要聽你講話?我這麼老了,有話要講,但沒有人要聽。」我說:「聽我講話的有幾千幾萬人。」他說:「你又在吹牛了。」我說:「你跟我去,就知道有五百人要聽我講道。」

今天教會的困難的在哪裡?有口的找不到耳朵,有耳朵的找錯嘴巴。今天靈恩派以為聲音大一點,神就感動人。有一次我的同學講道,宣教士評論說:「你今天講道很大聲,很少能力。口找不到耳朵,耳朵找不到嘴巴。司提反講道的時候,以智慧與聖靈講道,眾人抵擋不住。真理的聖靈是聖潔的靈,傳道人有大聲音卻沒有道,你不要聽他。聖靈是真理的靈、聖潔的靈。

耶穌選加利利普通的小民,他們是在漁場打魚的人,沒有學問、財力、軍事、政權或大的名望,但耶穌說:「聖靈若降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成為我的見證。」我不明白為什麼耶穌的門徒不是從耶路撒冷選的,而是從遙遠的加利利選的 。加利利沒有出名的學府,沒有大的聖殿,也沒有很多重要的會堂,或大的宗教人物,不是祭司的地方。甚至有句話說:「加利利還能出先知嗎?」加利利北方的湖邊,耶穌的門徒都從那裏選出來。

在耶穌的時代,世界上承認的學者,只有兩個最大的範圍。第一、在希臘學者。從蘇格拉底、柏拉圖、亞里斯多德,產生最大的學問,用看的方法,產生大的學問,希臘的文化是觀察的文化,觀察自然,研究天象,分析物質,數算世界各樣奇妙的事情,產生自然科學與知識。蘇格拉底以前哲學家寫的書,最重要的只有兩種,一種叫做論自然,一種論原則。如果你能明白自然界的規則與定律,你的書一定很多人買。蘇格拉底以前,人研究人之外的大自然。蘇格拉底呼籲人要從外轉為認識自己。蘇格拉底的時候,方向轉回來,為什麼不研究自己?你應該認識自己。知識就轉到研究自己,在希臘的哲學裡面,各樣的 哲學都有。換句話說,亞里斯多德是有史以來,對大自然分析最深入,最廣泛的學者。他有一本書叫做《動物的動態學》。他甚至畫圖貓爪怎樣伸縮。他是亞歷山大的老師,亞歷山大把他的書放進圖書館。當他打敗波斯,就把書留在當地,結果十三世紀最有學問的,是阿拉伯人。

當阿拉伯人介紹亞里斯多德的書給歐洲,巴黎大學的人都要尊重。直到阿奎納在歐洲的抽屜發現亞里斯多德的書,才發現阿拉伯人講的不一定對,因為他們所得到的書是翻譯的,與留在歐洲的希臘原典不同。

第二派的學者,研究的是超自然,就是猶太學派。為什麼猶太學派很重要?因為這是神自己給他們的啟示。希臘的學問從觀察大自然產生,希伯來文化是從聽產生學問。希臘文化以看為出發點,希伯來文化是以聽為出發點。希臘人用看建立文化,希伯來人用聽建立文化。猶太人重聽,希臘人重看。耶穌稱讚馬利亞,說他選擇上好的福分。這兩派思想是全世界思想最重要的兩大來源。

今天大學有許多學科,後面都是接著 logy。 logy這個字是從logos來的。第一個用logos的是赫拉克利特。田立克說:「約翰是承受希臘文化寫約翰福音,我完全反對這個說法。」Logos是永恆的道,是永恆與上帝同在的聖子,是尚未道成肉身以前的狀態。上帝沒有啟示給約翰以前,上帝許可希臘人使用同樣的名詞卻不了解真正的意義。當耶穌來到世界上,他要建立一個新的學派。

我常想為什麼耶穌不願意被邀請到希臘講學,把最重要的人帶到他的面前。有希利尼人來請耶穌去講學,但耶穌不理睞。耶穌不選擇這兩派的學者,卻選擇加利利的人做門徒。我只在香港講過【耶路撒冷、雅典與加利利】。許多人寫耶路撒冷與雅典這個主題,但我想到另外一個加利利學派。什麼叫做加利利學派?耶穌要帶來最高的智慧地學派。當我講這個主題,香港人也不特別注意,但我盼望世界的人會注意這件事情。

不是希臘,也不是耶路撒冷,乃是加利利。耶穌選擇彼得、雅各、約翰等人,他們對世界的影響已經超過猶太所有的學者。為什麼希臘哲人的影響不能超過使徒呢?為什麼加利利派這麼重要呢?耶穌說:「新酒不能放在舊皮袋,新布不能補在舊衣服。」耶穌所帶來的是完全的新酒與新布,不能放在舊皮袋中。世界的改變從加利利開始。

當耶穌揀選加利利的學生時,希臘與猶太的學者已經有很大的成就,我們的主完全把他們撒在一邊。他藉著道成肉身的智慧給加利利的門徒,使他們成為震動世界、改變世界的人。保羅明白這件事情,所以他說:「希利尼人求智慧,猶太人求神蹟,我們卻是傳釘十字架的耶穌。」各各他的十字架對希利尼人是愚味,對猶太人是軟弱,卻是上帝的智慧與能力。耶穌這句話是對全世界文化的挑戰,這挑戰是許多神學家自己都沒有看見。

基督教最大的毛病,牧師們自卑感,沒有博士不能上台講道。請所有人聽這句話,所有博士的老師一定是博士,博士的老師也是博士,但第一個博士一定不是博士。我從二十幾年前決定不注重學位,我決定起初不發學位,我要讓那些來的人是為學問而來,不為學位而來。我們有清楚原則以後,才把學位發出去。有學問沒有學位可惜一點點,有學位沒有學問,害羞一大堆。何況你的學位如果是假的,羞上加羞。

1968年,韓國政府找到八百個假博士,其中六百個是牧師。基督教的牧師是最多心理有病的,很多的自卑感,一定要有一個學位才能站講台。

加拿大有一所聖經大學差派許多宣教士,是用很少的錢建立的。有一位教授對我說:「我不一樣了,現在我有學位了。」後來許多學生是為學位,而不是學問而去。當耶穌升天時,他的教會還沒有設立執事、 長老與行政部。我的教會在二十八年裡成為印尼最大的教會,我們派許多人去傳福音,我們的工作全印尼教會肯定。我對我們的教會說,不要注重行政,注重組織,注重學位,你的異象在先,行動在後;呼召在先,順從在先,行動在後;異象賜下,再把使命賜下。我們用遵行上帝的使命,來領受異象與使命給我們的挑戰。我們的組織是跟隨這個使命,我們的知識是為了裝備我們領受的智慧,學位是為了承認 我們是有學問的。這些原理弄清楚了以後,教會照這些原理去發展。我們的學生都成為有學問的人。

當我開始歸正福音運動,看見新派教會的領袖輕看我,我忍辱負重把工作做好,使他們親眼看見我們工作的果效,但他們的教會卻衰弱冷淡下去。現在印尼的教會沒有輕看我們的。現在我年老了,我對學生說:「不要叫人小看你年輕。」這是神在我們身上奮鬥的紀錄。

自從神吩咐人事奉,就把爭戰的意識放在人心裡。信仰的歷史是爭戰的歷史,教會的歷史、宣教的歷史、見證的歷史,是爭戰的歷史。耶穌說:「你們若得著能力,就必成為我的見證,抵擋魔鬼」。這是全本聖經給我們看見的真理。

初期教會的爭戰是在逼迫中的爭戰,許多羅馬皇帝逼害基督徒,但教會在聖靈引導下,在逼迫下不但不滅亡,反而興旺起來。中國教會不要害怕共產黨的逼迫。上帝許可我們的仇敵用兇惡的臉孔逼迫我們 。當君士坦丁宣布基督教為國教,停止逼迫基督徒。可否中國成為一個基督教的國家?共產黨的領袖可能有一天都信耶穌嗎?可能。我從前接受無神唯物辯論的思想,是馬克思與黑格爾的思想,但感謝上帝,當一個真正的無神論歸向基督時,比許多基督徒更愛主。

前天講道的副牧師,有一天我對他說:「明年這個月,我要辦基督教中小學。現在我委託你訓練老師,明年我要使用這些老師教書。」這個年輕人溫馴順服,就說:「好!」之後,他對我說:「唐牧師,你說的話,我都遵行了。他們都預備好可以教書了。」我馬上招生。人家說:「唐牧師又有一個新玩意兒了。」有十八個學生來上課。一年以後,四十五個學生;三年以後,一百多個,現在五六百個。第六年,這位副牧師校長又來報告我們的學校成為整個雅加達最好的十名學校的其中一名。我聽了眼淚差不多留下來。我照著你過去的道理一個一個講出來。教育的四大因素,第一個就是要有好的老師,要有好的教材,好的學生,好的校舍。

不久我們辦了中學、高中,現在我們預備辦基督教大學。我買了一塊很大的地,坐車要兩個鐘頭半。在郊區買是市區的一半。印尼交通不但進步,幾年後交通不成問題。上帝給我們智慧,一步一步把上帝的工作做出來。

我從零開始創建歸正福音教會,現在有七十多間分堂;現在我們有平信徒神學院,因靠信心勇敢做,知道是上帝的旨意就先做。經過二十多年後,我們在138個城市辦平信徒神學院。我們一塊錢都不花做成。傳道人用自己的薪水買機票過去,然後找領袖洽談,若能有二十人來讀,就自己出錢去教他們;先用教會的課室,直到人數增長,才要求學生有分於這個工作,開始負責講師的機票。就這樣,138個城市有平信徒神學院,因為上帝是使無變有的上帝。

你念神學,到我那裡去比較好;你可以效法我們怎樣奮鬥與爭戰。許多人到美國讀書,很少佈道。你到我那裏讀書,我會帶你怎樣去傳道,怎樣爭戰。我們預備中文神學院有外請講員以及常備講員。校舍也預備好了,只差我考你及格不及格,否則我不收你。你好好念英文,之後好好吸收更多的智慧。

印尼的工場太大了,東到西五千公里,比新疆到黑龍江更遠,比洛杉磯到紐約更遠。每一年我派三百位會友及其他人,約一千人,到印尼各個城鄉傳福音。我三年前決定到各城鄉傳福音,他們說:「唐牧師七十多歲還要來」,最多一次有一萬三千人參加,有三千人走向台前悔改。印尼的基督徒已經顯出基督教的精神。王福牧師與王俊才牧師也在印尼看到當地基督徒的奮鬥力。你們到印尼念書,會發現聖靈仍在做工,福音的能力這麼大,人的需要還是彰顯出來。


© 2017 STEMI TV 唐崇榮國際佈道團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