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年6月 初代教會的典範:逼迫中的爭戰-唐崇榮牧師

封面 初代教會的典範逼迫中的爭戰唐崇榮牧師

 

在雅加達的歸正福音運動,影響政府機關、教育界、商界、社會文藝界、財經界,最高的階層都在注意我們在做什麼。表示我們正式代表聖經、代表主、代表基督教在發言。我常說教會的講台是社會的良心。很多的教會只能講講不能做到,但印尼已經做到了。你要禱告中國有哪一個教會講話連習近平都要聽。我們盼望基督教配合中國的文化,這跟趙天恩的思想完全相反。趙天恩說:「中國要福音化」。

趙天恩講了三句一兩千年無基督徒說的話。基督教傳入中國至今,沒有人提到趙天恩提到的:「中國福音化,教會國度化,文化基督化」。上帝給他的創思,很多人沒有看到。我們要有一個新的改變與變化,找到神隱藏在永世中間的珍寶,否則我們的神學照著正統的傳統卻沒有發現。

今天我要與大家講的,是教會初期爭戰時遇到困難。自從天使長背叛上帝,上帝摔下天使長,之後創造了人。請注意以前與以後的關係,我在《十誠詳解》中說:「十誠是以色列人為奴四百三十年後賜下,因為不公義的社會需要公義的誡命」。孔子說:「知其先後則近道也」。你若知道次序,你就更明白上帝的心。

人被造於撒旦墮落之後,神許可天使長背叛,然後創造人。為什麼人是最後的創造,因為聖經裡面次序先後,有很重要的關係。神使撒旦存在以後,人被造在神與撒旦中間,乃是要人站在中間的地位,順從上帝。奧古斯丁是很有創思的思想者。他說多少人要被救贖?為什麼聖經說得救的人滿足了呢?他很有興趣探討得救的人有多少。他竟然想起多少天使背叛上帝,上帝要多少人補滿這個數目。加爾文或許不同意奧古斯丁的哲學思想。 加爾文只引用聖經的思想,因此他比奧古斯丁更偉大。從歸正思想來看,沒有人比他更忠於聖經,比他更多引用聖經,沒有人比他更貫徹始終。這是我們所有人應當好好效法的對象。上帝等撒旦背叛了以後創造人類,人被創造中立的地位,生與死、善與惡、光與暗、暫時與永恆、神與魔鬼的中間。這個中介地位是一個危機的創造,是一個很有意義的中介地位。神要我們拒絕撒旦,順服上帝,做中介地位的見證人。全本聖經,見證不是一個事奉,一個理論,更不是台上的演講,見證是一個特殊的地位。你將成為我的見證人,見證人是位份、是人格,見證人的責任,就是不可以偏向邪惡,一定要為真理做見證。

希臘的哲學家瑟諾芬尼(Xenophanes,570-470 B.C. )說:「自然給我們兩個眼睛,兩個耳朵,卻只有一個口,必須多聽少說」。耶穌說:「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多說就是出於撒旦」。所以我改成:「只要為真理做見證,其他的都不說」。活著不是為了錢、權柄、利害關係,這些事引起世界大戰。人為錢財、名利、女人而爭,聖經說:「人活著不是為這些事情,乃是為了見證上帝。」見證上帝,活著就有意義。如果無法見證上帝,可生可死。二十世紀最偉大的傳道人是誰呢?有人認為是葛理翰(Billy Graham),我認為二十世紀最偉大的傳道人,是王明道。因為他是最忠心與勇敢的見證人。雖然他曾經否認主,但人偉大的地方不是因為他有弱點,乃是他如何從弱點中站起來見證主。

你可以想像王明道用一隻手撐著,在河流上廁所,他絕對不忘記神給他的責任。我 常對我的同工說:「印尼的文化是世界次要的文化,中國的文化是世界最重要的文化」。上帝許可中國的教會大大復興,中國有五分之一的基督徒走歸正路線。再過 三十五年,到了2050年,中國的基督教人口要超過二億五千萬。最多基督徒的國家,就在中國。

今天你若記得這句話,你真知道你的責任,你不要怕世界的王子,他們只有口中還有一點氣息,等時間到了,神把這口氣拿走,他們就離開世界。原來你所怕的只有在世界上幾十年的人,卻不怕坐在永遠寶座上的神。求神赦免我們軟弱與懼怕的罪。我們要在神與撒旦中做神的勇士。
耶穌升天以前,要門徒禱告警醒,直等到聖靈降臨,病就得著醫治嗎?不!乃是得著能力。今天許多溫州大教會,可能是用貪錢的方法建立起來。北京有王明道,絕對不妥協,不肯低頭,忠心作主的見證。王明道的身上,是聖靈的同在,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直到地極,做我的見證。靈恩派的人嚇了,他們沒有看見聖靈來是要給我們能力,反而是豐富神學、成功神學,在性和財的事情上抵擋真理。

我求主使新派自掘墳墓,靈恩派自顯醜陋與歸正福音時代的來臨。怎麼來臨?就是我們這些人努力起來,向下扎根,建立想在聖經的根基上,向上結果,靠著聖靈傳福音給全世界。困難一定有,逼迫一定有,但不要懼怕與妥協,因為仇敵不是在外,乃是在内。忽略内在的仇敲是愚笨的人。當我們看見裡頭的仇敵,才能做警醒的人。

你裡面的仇敵比外面的仇敵更大,你自己就是你自己的仇敵。沒有其他宗教像基督教提到自己這件事,像聖經這麼嚴肅。上帝在祂的己之外,創造別的己,冒了最大的危險。撒旦順從自己的己,不順從上帝的己。人犯罪之後,不回到上帝的己。 基督教最重要的一句話,你怎麼信主?你怎麼跟隨耶穌?你若不捨己,沒有辦法跟隨主。當然選擇以自己為中心的生活,他就變成撒旦的工具。人的困難都在「己」 這個字,神讓我們選擇以神為中心或以人為中心的生活。當人以自己為中心,就變成罪恶。

罪的根源的問題難以解答。很多人說罪從騎傲來的。我質疑若罪從驕傲而來,驕傲從何而來?罪的源頭在於誤用己的自由 。私慾懷胎產生罪來,罪長成就生出死來。為什麼我們沒有注意罪的源頭性的問題?己是犯罪最大的原因。為什麼上帝創造祂自己以外的己呢?因為這就是對人的最大的尊重,隱藏在最大的危機裡面。刀越利越好,刀越利越危險,越漂亮的女人越危險,男人越聰明越好,越聰明的男人越危險。危機和恩惠不能分開,女孩子美麗,笨得要死還是嫁得出去,像母夜叉很聰明也不行。

上帝给你多少恩典,也向你要求多大的責任。有人會禱告說:「主啊,給我結婚以後,生出幾個母夜叉出來」?三經半夜跑到街上去,不但没有人敢作弄她,還嚇跑那些壞人。神不願意這樣,上帝要造最美的人,要造最聰明的人,造最自由的人。

人的自由是他的尊貴,人的自由是他的榮耀,同時也是他的危機。危機可以是永遠成為上帝的仇敵。上帝要創造有自由的人,自由是道德的基礎,是人格尊貴的基礎。上帝創造人以後,就把道與魔鬼的話,同時存在伊甸園。

上帝對人說:「唯獨分別善惡樹的果子,你不可吃」。上帝第一次向人講話,已經是超理性的,已經是超經歷。上帝言語的本質,把上帝言語的本質顯出來了。三百年前,法國與英國該用理性或經驗解決,已經比聖經遲了幾千年。怪不得保羅說「這是世上的小學」。當我看尼采的書,我發現尼采笨到一個地步,他完全錯解上帝的話 。他說:「上帝不要人吃知識的樹的果子」,這不是上帝不要人有知識,是不要人在不適當的時機,從錯誤的權威知道善惡的事。

今天你把孩子送到學校,不會送到摩洛哥、埃及、莫桑比克,你會送到牛津、哈佛、劍 橋。得到知識的時機與權威要準確。從錯誤的權威得到知識,比完全沒有知識更危險。

今天我們常根據自己對聖經的一知半解,而錯解聖經。我習慣把世界最重要的話,跟上 帝的話做一個比較。當耶穌以無罪的中保身分,代替犯罪的人禱告,以聖者的身分,求上 帝赦免那些不知道的人。耶穌說他們犯罪,因為他們不知道。犯罪的人不知道,需要真 理與智慧的源頭為他們代求與流血。蘇格拉底可能一面乘涼,一面講理論。但耶穌卻為 人被釘才講這句話。

便雅憫院長(Rev. Dr. Benyamin Intan )說:「耶穌為人祈求赦免,同時流出他的 血」。許多人聽我的講道後愛上哲學,他們越讀,越上世界小學的當。但我提「哲學是將 哲學的無價值提出來」,我要把這個東西丟掉,要先拿起來;丟掉哲學以前,一定要先拿起來。這是我與許多人研究的動機不同之處。

許多研究心理學的人,盼望藉著有病的人醫治有病的人。心理病是從靈裡病來的。世界的 哲學是世上的小學。亞當斯比馬克思的理論更精深。
當我們的仇敵在我們裡面,我們有內奸與外敵溝通,教會永遠無法復興。初期教會永遠是歷代教會的榜樣,在重要關頭開除犯罪的人,建立好的基礎,這是聖經的原則。新時代的來臨有很可怕的淘汰。律法賜下的那一天,上帝叫以色列人殺自己的弟兄,當天有三千個人死了,律法才頒佈給以色列人。頒佈不可殺人的上帝,吩咐人殺自己的弟兄。這種反合性的了解是智慧的開端。

我六十三歲時,對教會執事講許多篇反合性的道理。保羅說:「我在使徒中是最小的,又說我不在任何使徒之下。」這是否是矛盾?他說:「我在猶太人中做猶太人,在希利尼人中做希利尼人。聖經很多反合性的道理,耶穌吩咐門徒去普天下傳福音,也同時禁止人去傳福音。

初期教會建立起來時,萬事起頭難,我也經歷這件事情。當印尼教會變成新派,我單槍匹馬建立歸正福音運動。人輕看譏諷,說:「你不要自以為能建立更好的教會。」有一個人寫一封信給我:「你是我一生最尊重的牧師,我從來沒有聽過有人比你更啟發我的思想。你要建立教會,我對你的尊重到今天為止,你敢建立教會,以為別的教會都不好嗎?這樣自以為義,高抬自己的人,你像撒旦一樣,不配得我任何尊敬」。
你看到這樣的信,有沒有想自殺啊?我的主是生命的主,我也從來沒有自殺的想法。印尼的歷史中,我曾被列為暗殺名單中的前三名。生命只有一次,不是為真理為誰?生命只有一次,不是為生命為誰? 帶著主的使命,基督的見證,真理的內容,見天父的時候,不但在今生得到主的供應,也在來生得獎賞。

所以,你要尊重王明道這樣的人。葛理翰有吸過毒的孩子,也有離過婚的女兒,他在最受人尊重的社會傳道。我四個孩子沒有人吸毒,或犯什麼罪,或貪財。我問孩子:「你們願不願意像我?你好好考慮,效法你的父親」。我沒有想到人給我孩子婚禮的厚禮五萬千三美金,他全部奉獻,他一無所有地回到美國讀書。我知道這對夫婦有前途。當我到美國去看他,從未看他們住在哪裡,但那一天我特別去找他。他與許多印尼同學租了房子,他自己住在地下室,潮濕又骯髒、牆壁裂開,蜈蚣跑出來的地方。我問他為什麼?爸爸你不 是說:「主第一,別人第二,自己第三」。他自己住在北方下雪卻沒有暖爐的地方,零下三十度怎麼生活?上帝憐欄他,使他滿身都是被蓋,被蓋長在身上,住在地下室的地方。

雖然很多的軟弱,上帝照顧我的家。主啊!我出去照顧你的家,求你照顧我的家。有一次我出去佈道,回家後發現我太太還在那裡,很忠心地ー同事奉上帝。無言論富足、貧窮,我都知道如何處理自己。

耶穌說:「你們是我的見證,要在耶路撒冷直到地極,做我的見證」,這不是口才問題,不是看得見的事奉,而是整個生命的見證。撒旦不許可人為上帝見證,反對上帝的政府也是如此,不要中國福音化,要福音中國化。你要做我的見證,不是上帝的話,也是魔鬼的話。初代教會遇到政治的逼迫,羅馬帝國的逼迫,是歷史上最可怕的逼迫。把人釘在十字架上,比五馬分屍還殘忍。五馬分屍幾分鐘就死了,釘十字架可能三天,可能十天才斷氣。能死不能死,要活不能活。羅馬人知道這個很殘忍,不會用十字架來刑罰羅馬公民,只把十字架放在外邦人身上。

歷史記載耶穌十三歲時,羅馬同時有百人在通往拿撒勒的路上,有五、六十人被釘十字架。如果耶穌看到路上左右兩邊有一、兩百個被掛在十字架上的人,他心裡知道以後結局就是這樣。香港有一個牧師勇敢做見證,九七還沒來就把五星紅旗掛起來。 愛國沒有錯,愛國不等於愛黨。沒有共產黨,就有了中國,在沒有國民黨以前,就有中國。中國不屬於任何一個黨派。誰說基督徒不愛國?我相信我比許多共產黨員更愛國,共產黨員愛錢不愛國。習近平要抓老虎,好痛苦。他比武松更痛苦。求主使他有毅力打虎打到完。中國不僅是老虎的問題而已,還有很多更可怕的問題。

我們愛國不等於愛黨,愛我們中國的前途,愛中國人靈魂得救的問題,這些是真正愛國的表現。魯迅在日本讀醫科,畢業以前播放一部電影,看的時後發現演的就是中國人被日本人殺死的情形。他醒悟過來,我學醫要醫好中國人的靈魂。當他看到中國人被槍斃而日本人鼓掌,中國人也鼓掌,使他心灰意冷。那一天開始,他決定不做醫師。他說:「我醫好中國人身體有什麼用?誰醫治中國人心理的病?靈魂的病?」魯迅不愛國嗎?他比那些宣稱愛國的人更愛國。絕對不做醫師,用文學來諷刺中國文化。魯迅比那些宣稱自己愛國的人 更愛國。我宣稱自己比許多共產黨員更愛國,我愛中國文化與中國人在神面前領受救恩的權柄,我日夜禱告中國人歸主,願上帝賜福給我們。

當猶太人逼迫基督徒時,他們的逼迫還沒有羅馬人厲害。羅馬本來不是帝國,當成為帝國時,在耶穌誕生的前後。當時第一個皇帝奧古斯都,這以前羅馬是共和國。為什麼變成帝國?因為土地擴張時,怕別人打敗他們,只要繼續不斷得勝,仇敵就無法報仇。羅馬帝國最大的版圖超越亞歷山大的版圖,他們繼續不斷打敗其他民族,奴役他族。當你成為奴隸,完全失去自由;強壯的男人變成貴族的奴隸,繼續在打仗。他們打到一個民族,這些希伯來的猶太人,羅馬公民沒有自主權,公民都是皇帝的財產,皇帝是百姓的主人,要絕 對效忠主人,羅馬皇帝甚至可以隨意搶奪百姓的妻子。

羅馬公民都要稱皇帝為主,皇帝就是百姓的主,當這條例施行在猶太人的地方,猶太人反抗,羅馬軍兵一一殺死反叛的猶太人。這條例行出來時,猶太人血流成河。羅馬軍兵卻不平安,告訴長官:我們不能再殺下去,我們是人,他們有妻子孩子,殺他們,我們沒有平安。羅馬高層便討論應當如何對付猶太民族。猶太人當時應當有一百萬人,難道都殺死他們嗎?一國兩制不是鄧小平的發明。羅馬帝國直到耶穌復活的三四十年間,基督徒開始殺,基督徒看自己配為這名受害。教會爭戰的開始,許多基督徒被殺而藏到地底。當教會轉到地下,羅馬地下的空間算起來有一千七百 公尺這麼長。紐約聖約翰禮拜堂有二百多公尺,比起地下教會有一千七百公尺算什麼。 為什麼初期教會幾十年間改變世界?因為聖靈的能力。

我三歲時,母親做寡婦,我每天起床聽到的第一個聲音,是母親為兒女禱告的聲音,這成為我的榜樣,「我的父,我的主啊!」 我的母親離開世界時,我人在巴黎,我的眼淚一直流,忠心為我禱告的戰士已經走了,他辛苦將我養大,我十四歲開始做家庭老師,沒有向母親要錢直到今日。我十八歲時,母親叫我到他面前:「我真正發現你是敬畏 上帝的青年人,我把你放在世界各處都可以放心」。我為我的母親感謝上帝。你們做父母的人,你要知道上帝將兒女給你,這是最重要,也是最危險的產業。

我注意其他的牧師傳道與執事,如何教養孩子。有一位叫做李文正的大財主,二十年前 他的太太與我討論如何教育孩子。我說:「 孫子的房間不應當有浴缸」。我說:「這是浪費資源,對人類有害。浴缸要用五百公升的水,你的孩子在水中玩水玩身體,一生不 好」。他對孫子說:「我教你們用毛筆寫中文字,你們有華人的傳統,要過聖潔的生活,好好聽唐牧師的講道。」現在他的孩子建立印尼最好的基督教大學。他說:「唐牧師,我建立這所基督教大學,完全因你一句話:『老師是教育的第一個因素』,因此我建立師範學校,栽培基督徒老師,在印尼幾個城市辦基督教中學」。

現在他們有錢,我們有人,所以他們盼望我們去幫助他們。我們建立大學不會像他們這樣有錢。有錢沒有人,有錢會使人起犯罪的念頭。有人沒有錢很困難,但使人起禱告的念頭。教會有錢沒有人都失敗了。教會向財主妥協,就沒有前途。

有一次教會聚會人滿為患,一個位子都沒有,李文正先生來了,有一個青年人把位子讓給他,青年人自己坐在階梯上。這個教會有盼望,因為這個教會有青年人懂得尊重老年人,大財主也尊重教會。

印尼歸正福音教會用四千萬美金建堂落成時,沒有欠銀行一塊錢,也沒有向財主要一塊錢。李文正認獻以前,對我說:「今天認獻的錢不夠,剩下的,我一個人承包。我問你好不好啊?」我說:「不可以,教會不是你的,也不是我的。你自己進去寫要付多少。你心裡感動五塊就五塊,五萬就五萬,照神的感動寫」。結果他寫了以後,原來他不是第一,而是第二第三奉獻多的人。神的國就這樣成就。先尋求上帝的國與上帝的義,這些都要加給你們。今天中國的禮拜堂比美國的超級大教會更大。杭州的崇一堂有六七千個位子。求上帝憐爛中國,中國人抵擋上帝太壞了,中國大地流了許多聖徒的血。

教會的歷史是爭戰的歷史,世界的歷史就是蛇的後裔與女人的後裔爭戰的歷史。自從尼祿成為大逼迫者,之後羅馬許多皇帝繼續不斷逼迫基督教。戴奧里先是最後一位逼迫的羅馬帝王。

當康士坦丁宣布基督教為國教,才停止逼迫。當教會只能被殺,終日被宰殺,像羔羊被牽到宰殺之地。羅馬被殺的基督徒在一、兩百年大約有五十萬人。中國基督徒在二十世紀已經被證明是最勇敢的基督徒。這樣的國家一定有前途,中國的教會一定不會滅亡。有一天共產黨會停止存在,基督的教會不會停止存在。中國將成為有最多基督徒存在的國家。這件事要存在,有一個原因,你要成為傳道人,要成為見證人。

重要的不是帶知識回家,乃是知識加上能力,真理加上榜樣,話語加上精神。有逼迫來到,不要怕,只怕你向他投降。多大的仇敵來,只使我們壯更大的膽,只顯露我們更大的信心。你們這小群,不要懼怕!我們受的逼迫沒有羅馬帝國這麼重,我們懇切禱告。今天晚上,有人奉獻傳道,請你舉起手來。今天是否有人為中國歸主,獻上自己?

你若說:「祢若願用我,我願意給祢使用!」請你將手舉起來。


© 2017 STEMI TV 唐崇榮國際佈道團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