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年1月19日 憐憫的心-唐崇榮牧師

01 銳克斯Robert Raikes1735 1811

銳克斯(Robert Raikes,1735-1811)

主日學之父,銳克斯(Robert Raikes,1735-1811)原本沒有計劃辦學,也從來沒有計劃做主日學之父。有一回,他要到格洛斯特 (Gloucester),在他自己的城市請幾位印刷工人,帶他們到倫敦去幫助他的日報運作。結果一進城的時候,那些沒有讀書的野孩子,用泥沙、臭蛋丟來丟去的時候,弄到他滿身都骯髒了。他本來可以把他們抓來,放到警察局那裡去。但是這個時候神的靈感動他:「誰教導英國的下一代?誰負起教養我們下一代的責任?」當這些八、九歲的孩子,除了在工廠被剝削做童工之外,他們其他的時間就這樣浪費時間,這樣消磨日子,英國還有前途嗎?結果他就不注重他日報的事業,決定用愛心把這些孩子帶到他身邊來,自己教他們四件事情:怎麼讀,怎麼寫,怎樣有禮貌,怎麼明白聖經。

他做教導下一代的工作,然後慢慢影響許多的教會,但教會說:「我們沒有時間,我們探訪大人的時間都不夠了。我們自己的會友,我們都沒有辦法去訪問了,哪裡有辦法關心街上這麼多的孩子。」所以他用他的報紙呼籲全英國的基督徒注意下一代,注意這些野孩子在街頭的道德生活。這樣,他就發起主日學。主日的時候大家不上班,那麼,把孩子召集來,講故事給他聽。每一個教會都有一些青年人,禮拜天的時候召集把孩子,教導他們聖經。就這樣呼籲,這樣感動。結果很多人受感動,開始辦主日學。

約翰‧衛斯理(John Wesley,1703-1791)懷特腓德(George Whitefield, 1714-1770)查理‧衛斯理(Charles Wesley, 1707-1788)
當銳克斯死的那一天,人家計算出一件事情來。他是與約翰‧衛斯理(John Wesley,1703-1791)、懷特腓德(George Whitefield, 1714-1770)、查理‧衛斯理(Charles Wesley, 1707-1788)同時代的人,而上帝用他無形中助長了不列顛、英倫三島的大復興運動,用小孩子也聽見上帝的道,來配合大人所領受的復興。當他死的時候,他們計算出來銳克斯離開世界的那一天,全英國有四十萬個孩子,每個禮拜天上主日學。為什麼?因為他那一天不生氣,不打那些孩子,他動了憐憫的心。

「憐憫」是什麼?憐憫是付代價的。「憐憫」是什麼?是撥開你的時間,放棄你原有的計劃,你要做一些業餘的,多餘的,比較麻煩的,與你無關的,沒有營利的,沒有得到好處的,但是別人從你得到你的愛,你的體恤,你的關懷,你的犧牲的果效,那叫做「憐恤」。

所以真正的憐憫,真正的愛心,不是在口頭上,不是在言語上,不是在你舌頭上的應許,而是在你的誠實,你的動機,你的行為,你付諸實踐的行動上面。

我請問,我們有沒有憐憫人的心?我們是不是在誠誠實實的動機上,加上實實在在的行為上,有憐憫的表達,使別人與我們一同享受這福音的好處?不單是享受福音的信息,更是在享受福音以後,與人分享我們的生命。

親愛的弟兄姐妹們,你憐憫人嗎?如果你真的憐憫人,你為別人做了什麼?如果你真的憐憫人,你對自己放棄了什麼?請基督徒注意,基督徒最大的權柄,就是「不使用自己權柄」的權柄。基督徒最大的權柄就是「放棄權柄」的權柄。

我的老師魏文英(Miss Mabel Williamson, 1882-1964),她家三個姐妹從年輕立約一同到中國做宣教士,年老的時候一同退休住在鄉下。上帝聽她們的禱告,她們做宣教士過了五十年以後,她們三姐妹都還沒有死,回到加拿大一個小鄉村,很窮的租一個汽車屋子在裡面。我去看她們,我很受感動,她寫一本書叫做《Have We No Rights?》(難道我們沒有權柄嗎)?那本書是只有薄薄的,後來被內地會總部選為必讀之書,所有要成為內地會宣教士的,其中一本要讀的書就是《 Have We No Rights? 》(難道我們沒有權柄嗎)?

保羅說,「難道我沒有權柄靠福音養生嗎?聖經豈不是說,牛在場上做工的時候,不可攏住它的嘴嗎?你們靠你的技術養生,我傳福音,為什麼不可以靠傳福音養生呢?(參:哥林多前書9 章12-15節)。但保羅說,「對外邦人,我不用這個權柄,免得我失去了使徒的尊貴。保羅說,「難道我不可以像磯法一樣帶著妻子往來佈道嗎?我不用這個權柄,因為凡我所行的都是為福音的緣故,叫別人與我一同得到福音的好處。」我所行的都是為福音的緣故,為這個緣故放下,放下權柄。


© 2017 STEMI TV 唐崇榮國際佈道團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