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年1月19日 愛的激勵-唐崇榮牧師

封面

當愛來到一個人的生命中,他發現生命為愛所包圍、抓住,掌管了他的自由,也定了他的方向,因此,自我得以實施、個人的潛力能夠實現,這就是由愛而來的激勵。為什麼千千萬萬福音的宣教士甘心離開自己的家族、自己的地方,到遠處去傳福音?只因為各各他的愛推動他們、激勵他們、改變他們、差使他們,因此他們不再停留,也不再保留,而一定要去。

一九六九年,我第一次到歐洲,當飛機經過土耳其上空時,好奇心驅使我透過飛機視窗向下望,看到保羅傳福音所經過的加拉太省亞大利及其它地區,我心中有著很大的感慨:在這樣一個極其空曠的沙漠地區,你能想像保羅如何安步當車的傳福音嗎?在那樣一個無比炎熱、沒有樹蔭,僅偶有幾棵樹點綴的無垠曠野上,保羅為何能堅持傳福音的心志?因為基督的愛激勵了他。

在使徒的心中都有一個偉大的「心志」,那就是:「去!」「去!」保羅去、彼得去、約翰去、多馬去,到北非、到阿拉伯、到歐洲、到印度、到小亞細亞。不管在曠野、在樹林,這些人都只知道去,而沒有問:「去那兒?」「什麼時候回來?」「是不是保證能回來?」只要能夠去,他們就心滿意足了。一個願意死在主手中的人,有什麼地方不能去?這種人跌得愈重,所受的逼迫愈大,就愈能夠被壓進主那慈愛溫柔的膀臂之中;因此他們自動的去、甘心樂意的去。聖靈感動我們回到初期教會的奉獻心志時,我們是否因著主愛的激勵而說:「主啊!我向你投降,因你的愛激勵了我。」識主愈深,愛主愈多。

在此,有個屬靈秘訣:一個人愛主多少,完全取決於對各各他山上主犧牲的愛瞭解有多深。一個人真正瞭解這一點,他就能愛主更深,在一生的道路上,不致迷失!若我們不能、也不敢愛主,那是因為還沒有體會到主的愛,對於加略山上的犧牲還沒有瞭解。我們的主,神的羔羊,為我們捨棄天上的寶座,進到相對界中,借動物的槽而生,借別人的墓而死,成了獨一無二的無產階級,使我們可以因著他的貧窮成為我們的富足(參:林後8:9)。這樣的愛,我們瞭解多少?若我們真正的體認時,整個的生命自然就會改變。

保羅遇到各樣的危險,不管是來自江河、盜賊、假弟兄、陸地、海洋、猶太人、外邦人,或是在赤身露體、被羞辱、痛苦寒冷、被打受刑、遭逼迫、受患難的情況之下,他仍然積極傳福音。難道他是神經病?是顛狂的?是沒有學問的人?相反的,保羅是當時偉大的知識份子,直到今天,他仍是對人類思想影響最大的幾十個思想家之一。這樣的大人物,竟然過著十分痛苦、挨人打罵、受人逼迫的生活。為什麼他肯暫時受世界的逼迫?保羅說:「原來基督的愛激勵了我。」

「原來」這兩個字,我們得知,保羅也曾經為著為何要過事奉主、傳福音的生活而莫明其妙;他的答案在這兒--「原來基督的愛激勵了我」。

婦人在生產過程中,孩子即將臨盆時,分娩的前一刻,她能忍耐不生嗎?不能,一定要生下來。這時刻,不論多麼痛、不論任何事都不會攔阻她把孩子生下來!這個情形就是「激勵」的意義。由於上帝愛的激勵,所以我們一定要傳,一定要為主活。被基督的愛激勵,已至到了最迫切、最深重、最要緊的地步,我們一定要把福音傳出去,沒有第二條路。


© 2017 STEMI TV 唐崇榮國際佈道團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