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年1月19日 我們的時代,我們的異象

vi封面

我們的時代 我們的異象

挪亞所處的時代,是不敬畏上帝、隨意嫁娶、放縱情慾的時代;是注重今生,卻未與神發生信仰與敬虔關係的時代。在那個時代,神選擇挪亞,在他個人生命中定下一個旨意,讓他成為餘種可以把福音、把神的道繼續傳留在這個世界上。神看見挪亞時代的人類全面敗壞,就找到挪亞,將祂的心意向挪亞顯明。如果你注意看教會的歷史,當有人從內心深處看見上帝的心意,並勇敢行出上帝的旨意時,當時的人反對他,日後人才記念他。

當戴德生 (J. Hudson Taylor, 1832-1905) 把一張中國地圖掛在他小小的房間裡,每天為中國一省禱告。他一省一省禱告,到一八六三年的時候,他決定創立內地會。他在教會宣布這個異象,並對弟兄姐妹們說:「我要去中國佈道」。那時中國正處在舊年代,鴉片戰爭爆發後的時期,是中國處境最堪憐的時候。英國人對中國人嗤之以鼻,認為中國是東亞病夫,是沒有骨頭的國家,所以他們笑他:「你到那裡去做什麼?中國人只能生孩子,卻沒有辦法把國家搞好。」他們輕看他。但是神放在他心中佈道的負擔沒有消滅。不管人怎樣輕看他,他自己搭船到中國去,經過兩個多月的航程,以後慢慢才有一些人支持他,看清楚他的工作是從神而來的異象。

當神把心意向一小部份的人顯明的時候,這些人註定是孤單的。但是聖經說(歌1:4):
主啊,你吸引「我」:主剛開始吸引幾個人?一個。
「我們」就快跑跟隨祢:後來有多少人跟隨?很多。
神的靈常常從感動一個人開始,然後就感動其他的人跟隨。
神的靈從一個順服的人開始動工,然後使一些人明白祂透過這個人表明的旨意。

歸正福音運動有三個大方向:
第一、用正統的教義與神學建立信徒的信仰。
第二、用對靈魂的火熱來激勵全基督徒傳福音的運動。
第三、用上帝至高的智慧與神的真理的準則來批判文化。
這樣,就把人帶到順服上帝,遵行主的道,然後照著主給我們的精神,來發揮真理對整個社會動力所產生應當有的影響。

約翰衛斯理 (John Wesley, 1703-1791) 死的時候,墓碑上面寫著一句話:「上帝埋葬了祂的僕人,卻繼續祂自己的工作」 (God buried His servant and continues His work)。不是上帝要靠我們,是我們要依靠上帝。上帝不是非我們不能做工,是我們離開上帝就不能做什麼。一切的恩典都是從祂而來。如果祂不參與,歷史一定走錯路。我們今天之所以能事奉上帝,都是因為主的恩典才成的 (林前15:10)。這種「唯獨恩典」、「唯獨基督」的觀念:「唯獨神在寶座上施恩,我們才能有今天蒙恩的地位」,就是以神為主、以神為根基、以神為基準、以神為動力源頭的敬拜與事奉的觀念。


© 2017 STEMI TV 唐崇榮國際佈道團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