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年1月19日 墮落與文化-基督徒的信仰與生活

01 Creacion de Adam

基督徒應該建立更正確、更深入的信仰基礎,藉這基礎來對待所有的事物。《聖經》不單單告訴我們有關上天堂和信仰的問題,《聖經》也教導我們怎 樣以神的道為原則,去處理政治、文化、社會、藝術及各領域的事物。我們的生活沒有辦法抽離這些題目,而這些觀念可以直接、間接地影響我們對生活的反應。

一、文化的種子

人被造有文化性,「文化」是現世生活中的一種精神表達,使人在生活超物質層次裡尋求價值系統。人被造有宗教性,「宗教」是人與永世之間一種價值系統的精神的表達,使人尋求有關來世的靈性系統。文化性跟宗教性,是人之所以為人及遠超過動物的位分的原因。

文化使人產生一定要超越自然的意願。不管是在最開明、科技昌盛的社會,或在最野蠻、未開化的部落,你發現兩者都有相同的本質,就是要超越自 然。這是人不被野獸消滅的原因,使人可以繼續不斷存續下去的原因。我們用人性裡的超凡能,掌握自然界的定律。當你到深山野林,發現人用木頭或竹做成的工具 雖然很簡單,卻已經具備非常高的智慧在裡面。野蠻人用那些工具改善生活與近代的人用原子能發電的本能,都是基於相同人性所產生出來的效果。

人性最大的能之一是征服自然。但是,人發現征服自然的人要被自然淘汰-我征服自然,征服來征服去,可以買幾十畝或幾百畝的地皮,最後等老了、死了,死後得 到的只是一公尺乘兩公尺的地皮。文化面對希望的破滅,就產生第二個要超越第一個的性質,叫做宗教性-盼望在自然超越我的苛刻事實背後,有超越苛刻經驗的超 越性。當我有一天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我還存在,而且存在永恆裡,存在永恆的幸福裡,存在永恆的盼望裡。這就是為什麼政治、經濟沒有辦法消滅文化與宗教的原因。

二、文化的使命

人之所以為人,因為人有文化使命(culture mandate)。文化使命是上帝賜給人,超過其他被造之物的特點,讓人在地上擔負重大的責任,從中享有極高的榮耀。當上帝對亞當說:「你要開墾耕耘土地,修理看守伊甸園,管理天上的鳥、地上的獸、海中的魚」(參《創世記》2章15節;《詩篇》8篇7節),凡一切經行海道的,都交在亞當、夏娃的手下。上帝委任人管理被造的世界,人必須向上帝負責,這就叫「文化使命」。Cultivate(耕耘)這個字就是culture(文化)的字根。人怎樣管理、使用、維持自然,就是文化使命。

三、文化的成就

每時代的各民族要與自然搏鬥才能生存,透過運用自然產生更好的生活方式。每時代要運用科技突破自然的限制,才有文明的發達。人在物質世界中發明工具,使用 工具管理物質,運用工具製造更多產能。這些就是人在文化中掙扎產生的成就。上帝將文化的種子與文化的使命賜給人,人就有文化的奮鬥與成就,這就成為人當盡 責任的原因。

四、文化的墮落

人在最高的文化使命中奮鬥,但人的文化成就與使命兩者之間有一個鴻溝--我們有偉大的理想,我們有很完美的計劃,我們有終極性的目標,但結果我們不能達到。為什麼?因為其中有一個重要的因素,是其他宗教沒有提到的,就是人已經墮落的事實,罪是繼續不斷破壞的力量。所以,基督徒如果真正知道自己所認識的真理是多麼重要、多麼深奧、多麼準確的話,就知道我們所肩負的責任多大。

上帝按照自己的形像樣式造人,這形像中的每項要素都十足尊貴,價值非凡。自從罪進入人的生命,许多要素發生失常的運作,貶低了人原有的價值,丟失人生的意義。上帝是完全者,祂把自己的形像放在人裡面,這完全者的影子便烙印在人心靈的深處,使我們有完全的觀念與求全的心理。上帝是完全者,祂不但成為我們有完全觀念的來源,也成為我們完全觀念盼望達到的終極目標的一個結果。上帝是我們創造之因,神是我們奮鬥之的。

如果有上帝形像的人未曾墮落,人的求全之心就可以無罪的本性,靠著上帝的恩典,繼續不斷前進就容易達到了。因為罪已經產生了,人的崇高理想因為罪的破壞力量,產生「理想」與「成就」間本質的差異。我們都知道我們的理想是完美的,同時,我們也知道我們的成就是低落的。

上帝絕對的主權和智慧的啟示,推動人產生文化的工作。人對上帝的普遍啟示有所反應,使人發現需要盡上三方面的責任-「治理」、「管理」、「修理」。今天,我們發現人類正面對大自然被破壞的危機。當科技達到最頂尖的時候,我們發現人沒有辦法好好管理、保護這個美麗的大自然。如果人還不承認文化已經被墮落支配的話,這樣的文化便是自欺欺人的文化。

我從小不明白為什麼老師叫孩子不要打架,但每個國家的英雄都是最會打架的人。小孩子打架,你叫他不要打,但等他長大成人的時候會打仗、會殺千萬的人就叫做英雄?偷人家一隻雞要坐牢,但如果能把別國的財富全部轉來,就叫做國家的忠臣?大人從小對孩子說:「你一定要誠實」,孩子長大後發現:「誠實的人吃稀飯,說謊話的賺大錢。」你讀的是一套非常偉大的理念哲學,而你在社會看的是跟書裡完全不一樣的東西。到底最高的文化是從書裡的崇高目標中看出來,還是從實際的生活裡看出來呢?

明朝皇帝叫全中國人讀孔子的書、做正人君子,但明朝的皇帝幾乎個個罹患性病而死。東方文明古國以文明做為漂亮的幌子,實際上卻沒有辦法成就祖先傳下來的文明理念。這實在給我們看見文化的成就與理想之間的落差。就在德國認為他們是最優越的種族,發展出偉大哲學成就的巔峰時,卻引發兩次世界大戰的惡念。為什麼呢?這表示人根本沒有達到真正偉大的文化成就。

人類是文明的嗎?是。人類是講道德的嗎?是。真正文明道德已經佔據人心靈中真正的正義感的中心嗎?不是!真正左右、支配我們的是利害關係、金錢利益的問題。甚至教會也走這條道路。所以,如果神學院發現他們經濟來源多數是從靈恩派來的時候,即便發現靈恩派的錯誤,也不敢開口責備、批判,免得錢不來了怎麼辦?結果下意識成為「馬克思主義者」。馬克思主義最重要的一句話就是「經濟決定社會」。今天教會也是這樣:一看到經濟少了,馬上就講不同的道。一看見經濟多了,馬上採取不應當的方法。這些都是下意識成為變相的馬克思主義分子。

文化是全人類的榮耀,能夠產生文化的成就是非常光榮的事情。但聖經告訴我們人類的現況是「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上帝的榮耀」(羅3:23)。人之所以榮耀、尊貴,是因為上帝把文化性和宗教性放在人裡面。文化裡諸多不完美的地方,聖經告訴我們那是因為罪的結果。

基督徒的使命

人到底是什麼?人是內在的意念和外在的生活的總和。沒有一個文化能脫離這兩個層面-內在的理念(ideology)和外在的生活(the way of life)。中國人把孔子的思想當作整個中國內在意念的主流,孔子的倫理道德原則就變成中國社會行動的一種規範。比孔子更早以前的以賽亞寫下:

「上帝說:『我的意念非同你們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們的道路。天怎樣高過地,照樣,我的道路高過你們的道路,我的意念高過你們的意念。」(賽55:8-9)

基督到世界來的時候,是有形有體的意念和道路在人類歷史彰顯的最高峰。耶穌基督到世上來,就把高於人所有的哲學思想體系之上帝的道,在世人中顯明出來。耶穌基督的生活,就把人原先應當達到而未能達到之最初被造而有的上帝的形象樣式表現出來。

基督徒對世界應當有什麼貢獻?歸正神學認為教會有兩大使命:「福音的使命」、「文化的使命」。福音的使命是叫人信主,來世得永生。文化的使命,是在今世叫人認識神的道高過人一切的成就,用神的真理來批判、帶領人一切價值系統產生出來的人文果效。

你知道你的責任是什麼?你應當作的事情是什麼?持守真道,發揚基督教的精神,把福音活在你的生活裡,用上帝的道照耀已經墮落的文化-把基督和基督的精神帶進生活的每個領域裡,用特殊啟示超自然的光照耀世界,用神的道影響、帶領世界,讓基督在凡事上居首位。作為基督徒的生意人,是在商業界代表基督的光;作為基督徒的教授,是在醫學界代表基督的光;作為社會工作者,你要把基督真理的精神在社會工作裡面發揮出來。當「文化使命」跟「福音使命」並行的時候,教會在世界就可以做「光」、做「鹽」。


© 2017 STEMI TV 唐崇榮國際佈道團 All Rights Reserved.